【中央电视台】澳大利亚:华人黎国器心系南海 退休后撰写《中国南海传》

中央四套7月26日播出的《华人世界》栏目,对黎国器老先生的采访。由黎老先生撰写的《中国南海传》也即将在我社出版。这本书原本一共12章,但因最近南海诸岛问题,近日,老先生不顾80多岁高龄,又为本书续添第13章《披着法律外衣的南海仲裁案》。

 

央视链接:http://tv.cctv.com/2016/07/26/VIDEHLyH2KfXR6p94gQkchRx160726.shtml   敬请关注。

 

黎老这种“祖国如有难,汝应作前锋”的精神值得我辈敬仰!

 

披着法律外衣的南海仲裁案

 

2016年7月12日,由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出和推进的所谓南海仲裁案,已经出炉了。所谓南海仲裁案,是菲律宾政府及其背后支持者美国和日本,而代表美国和日本的政治利益者是南海“临时仲裁庭″。它违背国际法律、《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罔顾历史事实,披着法律外衣,用欺骗手段,演了这场政治闹剧、丑剧,其目的就是为侵占中国2000多年来发现、开拓、命名、利用和管辖的南海固有领土和侵犯中国的海洋权益,制造所谓法律依据,乃至搅乱南海,破坏南海和平,遏制中国,以达到美国称霸亚太的目的。因此,中国坚决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所谓南海仲裁案裁决书,不过是一张废纸。在这出政治闹剧、丑剧出炉前后,美国派了两艘航母群、多艘各种军舰和作战飞机,一直在菲律宾海和中国南海周边游弋、耀武扬威、秀肌肉,企图以武力威胁、施压中国,强制中国执行所谓南海仲裁案的裁决。中国对此,严正警告美国:中国领土主权不容侵犯;弱肉强食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中国不是20年前的中国;中国的综合国力,特别是军力,突飞猛进;中国人民的海洋意识,日益增强;中华民族反对外来侵略的意志,坚如磐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为了捍卫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维护中国南海、东海和世界的和平,中国强大的军队,连续在中国东海和南海进行了军演,充分作好杀敌的准备;中国军机在黄岩岛等领空,将进行常态巡逻,试看谁敢阻拦?尤其是,从7月5日至7月11日和7月19日至21日,中国军队,分别在南海和海南岛东南沿海一带,举行了空前强大的军演,显示中国军队捍卫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和实力。中国军民挥拳表示,中国南海领土,一寸也不能丢!中国人民将把南海仲裁案裁决书,当成废纸,踩在脚下,并将它丢进历史的垃圾堆,让它遗臭万年!

 

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海群岛岛礁
 

菲律宾,地处中国南海的东南面,是中国的近邻,自古以来,都是友好邻邦。而且,菲律宾和中国都曾遭受过殖民主义者的侵略和统治,两国人民都有反对殖民主义者侵略和统治的共同感情。自新石器时代,尤其是秦汉、唐宋元明清以来,中华民族不断地向菲律宾群岛移民,繁衍生育,宣扬中华文化,中菲文化交融,相互促进,中菲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与情节,像南海那样深厚与纯净。从秦汉开始,尤其是,唐宋元明清,中国与菲律宾,海上丝绸之路畅通,促进经济和文化交流与发展;今天,中菲进入“一带一路″新时代,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密不可分。比如,有人统计,每年有10亿美元是从中国汇入菲律宾的;中国是菲律宾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每年有55万游客到菲律宾旅游(2014年资料),由此可见,中菲的经济与文化交流是密不可分的。

 

上世纪70年代以前,中菲两国在南海南沙群岛,不存在领土争端问题。1935年,《菲律宾共和国宪法》第一条“国家领土″明确规定:“菲律宾的领土包括根据1898年12月10日,美国和西班牙缔结的《巴黎条约》割让给美国的该条约第三条所述范围内的全部领土,连同1900年11月月7日,美国同西班牙在华盛顿缔结的条约和1930年1月2日,美国同英国缔结的条约中包括所有岛屿,以及由菲律宾群岛现政府行使管辖权的全部领土。

 

 根据上述规定,菲律宾的领土范围限于菲律宾群岛,不涉及中国南海岛礁。1961年《关于确定菲律宾领海基线的法案》(菲律宾共和国第3046号法案),重申了菲律宾1935年宪法关于其领土范围的规定。(根据2014年12月7日《中国政府关于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摘要)

 

但是,从20世纪60年代末期起,在中国南海诸岛海域发现了大量的油气资源和其他矿产资源,其油气资源的蕴藏量,相当于一个波斯湾,中国人民可开采用100年;还有可燃冰储存量也很大,可供中国人民燃用100年。于是,菲律宾等南海周边国家的野心家,就觊觑南海,蠢蠢欲动,争先恐后,先下手为强,趁中国鞭长莫及,就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的大部分主要岛礁。

 

从20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非法侵占了中国南沙群岛的仁爱礁、马欢岛、费信岛、中业岛、南钥岛、北子岛、西月岛、双黄沙洲和司令礁等岛礁。非法将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宣布为所谓“卡拉延岛群″,对上述岛礁及周边大范围海域,提出主权主张;并对中国中沙群岛的黄岩岛提出非法的领土要求。菲律宾还在有关岛礁及其附近海域非法从事资源开发等活动。(同前注)

 

1999年5月,菲律宾一艘军舰,以所谓“技术故障″为借口,在中国南沙群岛的仁爱礁非法坐滩。中国多次向菲律宾提出交涉,要求菲律宾立即拖走该舰。菲律宾也曾多次向中国明确承诺拖走因“技术故障″坐滩的军舰。然而15年来,菲律宾违背此前承诺,拒不拖走因“技术故障″坐滩军舰,反而试图在仁爱礁上修建固定的军事设施,企图永久占领中国的仁爱礁。(同前注)

 

从考古出土的大量历史文物来看,自秦汉以来,特别是唐宋元明清以来,中华民族就以南海诸岛为家园,在四沙群岛上耕作、植树、养家禽、养猪牛、挖井、建房子、立祖先神位和建土地公庙等,进行中华民族的各种文化活动。在广袤的海域航行、探险、探航航道、竖路标、捕鱼、晒鱼干、养殖和进行经贸活动。历代中国渔民的足迹,遍布四沙群岛上;中国历代渔民的血泪洒在四沙群岛上;中国历代政府都对四沙群岛进行管辖。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据2016年7月22日央视华人世界栏目报道,日本东洋学园大学教授朱建荣(中国浙江人,59岁)在日本图书馆里发现,日本《读卖新闻》于1933年刊登的一篇日本外交官的报告,称:中国海口政府管辖西沙和南沙群岛的史实,并且,该报告还表明,日本政府确认,广东省政府管辖了西沙和南沙群岛。今日,菲律宾侵占中国南沙群岛的马欢岛、费信岛等,于明初时,郑和七下西洋都经过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郑和船队对这些群岛的热爱感情最深!他们便以永乐皇帝命名西沙群岛为永乐群岛,以郑和、马欢和费信等人名字命名南沙群岛的岛礁。由此可见,中国明代政府已对西沙和南沙群岛行使了管辖权。今天,阿基诺三世政府,在美国和日本的纵容下,竟明目张胆将中国的领土主权来仲裁。领土主权是固有的,能仲裁吗?以日本籍的柳井俊二,一手包办的、非法的、山寨组织—-南海″临时仲裁庭",有资格仲裁这国际大案吗?有权力要中国政府承认菲律宾侵占中国领土的合法性吗?这是白日作梦!

 

2               
南海仲裁案是枉法营私的

 

“临时仲裁庭"(“草台机构")

 

所谓南海仲裁案,是由所谓“临时仲裁庭"一手包办的。这“临时仲裁庭"是由美国与日本幕后操纵、是非法的。“临时仲裁庭"共有五名“法官",其主要操纵者是日本的柳井俊二。“临时仲裁庭"是由柳井一手搭建的。柳井何其人也?柳井长期任日本外交官,曾任日本驻美国大使,是日本最猖狂的“右翼鹰派",他大力推进“亲美遏华"政策,是日本非法将中国钓鱼岛收归日本所谓“国有"的极力煽动者与参与者,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插手南海的得力打手,是菲律宾的女婿。他是同阿基诺三世一个鼻孔出气的。像这样的法官,如此职业背景和政治导向,并且与仲裁案中的当事方存在明显的利益关系,按法理,柳井对本仲裁案应避而远之,以守司法的独立性、公正性、无私性原则。但是,柳井为了达到谋私、“亲美遏华"的目的,亲自包揽了临时仲裁庭的搭建,搜罗了同他志同道合的五名“法官"中的四名。他们是:加纳籍首席仲裁员托马斯·门萨;法国籍皮埃尔·科特;波兰籍斯坦尼斯拉夫·帕夫拉克;荷兰籍阿尔佛雷德·松斯;德国籍鲁迪格·沃尔夫鲁姆。这四名法官都是柳井的“手下"。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条文规定,在仲裁庭当事方就无法指派仲裁员一事进行协商情况下,可以由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代劳"。法律明文规定是“可以"而不是“必须"。但是,柳井看到谋私的机会来了,他就违背国际海洋法规则,立即跳出来自己指派同自己“情投意合"的人当仲裁员。这样,他就可以达到谋私的目的了。为了掩盖众人眼球,让人们表面上看到本仲裁案符合仲裁程序,柳井还暗中为不参与、不接受、不执行的中国聘请了一位仲裁员,他就是波兰的帕夫拉克。这人的资历和水平,都远远比不上前面那四位仲裁员。这样,在五人的“临时仲裁庭"里,帕夫拉克的作用,只是滥竽充数,一切都按柳井的意愿办理了。特别是,这五名法官都不了解南海、不熟悉南海,只能按美国、日本和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的阴谋,主观捏造出仲裁案的“裁决"了。

 

南海仲裁案出炉了,“临时仲裁庭"爆光了,丑闻也出来了。被国际海洋法专家和正义的人们,撕破了他们的脸皮,臭骂他们为“法痞嘴脸"、“草台班子"、“山寨组织"、“怪胎″、“癌症毒瘤"等等。“临时仲裁庭″、枉法营私、颠倒黑白,把中国南海搅得更加复杂、更加混乱、更加紧张了!它破坏了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它是中国南海的罪魁祸首,它将遗臭万年!这“临时仲裁庭",不但臭名远扬,而且,在三年时间里,刮走了菲律宾纳税人3000万多美元,终有一天,菲律宾人民觉醒了,是会找南海“临时仲裁庭"的操纵者日本籍的柳井俊二等人算账的。

 

联合国有关部门不认可、不承认“临时仲裁庭"

 

日本人柳井俊二在美国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指使下搭建的“临时仲裁庭",违背了《联合国宪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违背了中国与东盟制订的《南海各方行为准则》等国际法,遭到国际舆论的严厉谴责。南海“临时仲裁庭",是联合国有关部门不认领的“山寨组织",因为它弄虚作假、盗名欺世、“驴蒙虎皮"。

 

荷兰海牙常设仲裁法院的办公地址,位于海牙的和平宫。而南海“临时仲裁庭"闹剧的导演者柳井,企图盗用联合国“常设仲裁法院"的光环,以装饰南海“临时仲裁庭"的门面,让人误解为,“临时仲裁庭"与“常设仲裁法院"是上下级的关系,于是,柳井便白天黑夜,苦思苦想,千方百计,在“常设仲裁法院"附近,租用了一间小房子,作为临时活动地点。其实,南海“临时仲裁庭",是地地道道的山寨组织,没有统一、固定的办公地点,人员涣散,没有秘书人员,没有办公用品,连抬头信纸与电子邮箱都没有,官方证明也没有,甚至“临时仲裁庭"也没有经过联合国有关部门报批,由有关部门备案。像这样的“山寨组织",能仲裁中国与菲律宾这样的国际大案吗?!至于荷兰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与南海“临时仲裁庭",有任何的政治与法律关系吗?没有丝毫关系。“临时仲裁庭于2016年7月12日,将所谓仲裁结果,向有关国家、有关机构、媒体,以发送电子邮件的形式发布。可笑的是,邮件发布单位(“临时仲裁庭")所使用的抬头信纸是盗用别人的;办公地点是在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邮件抬头信纸也是“常设仲裁法院"的,并印有“常设仲裁法院"的徽标。这就是日本政客柳井俊二,赤裸裸的欺世盗名、狐假虎威,以南海“临时仲裁庭",让人当作国际“常设仲裁法院",以之骗人、压人。由此可见,柳井俊二在枉法营私、耍弄“驴皮蒙虎皮"的无耻骗术,实在可恶!

 

7月14日,联合国秘书长法言人迪亚里克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临时仲裁庭的运作与秘书长毫无关系;与联合国没有丝毫关系;联合国主要司法机构国际法院也表示,南海临时仲裁庭与他们没瓜葛。7月13日,国际法院在其官网声明:“南海仲裁案结果,自始至终未参与该案。事实上,国际法院与南海仲裁案,没有丝毫关系。"德国汉堡国际海洋法庭也发表声明:“临时仲裁庭不从属于国际海洋法法庭"、“临时仲裁庭是黑户"。

 

罔顾事实 意在侵犯中国南海主权

 

南海岛礁的主权与海洋划界问题,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开罗宣言》中,明确规定,日本侵占中国南海岛礁的主权必须归还中国。日本投降后,中国已于1946年收复被日本侵占的岛礁,并以十一短线的形式在国家地理版图上标明了国界线。美国于1947年也以国家权威、具有100年历史的老牌出版社的名义,出版了中国南海三沙群岛的地图,将西沙群岛划归中国版图(见本书插图)。地图上的西沙群岛与台湾岛名称之下都加上“China"的标签;地图集内,虽有一张地图包含南沙群岛的九个岛礁名称,但没有一个是菲律宾的名称。还有,美国于1994年出版了一本中国地图册。其中有一张中国南海地图。在这地图上,特别标明,中沙群岛的黄岩岛是在中国境内的。以上两张由美国出版的地图,都说明美国承认三沙群岛是中国的领土。为什麽,现在美国又出尔反尔?乃至上世纪60年代末,中国的三沙群岛,都不存在岛礁主权的争议。但是,到了70年代,就出现了争议了。

 

然而,争议的焦点是在岛礁的主权与海洋的划线问题上。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领土主权问题不属于南海仲裁庭调整范围。2013年菲律宾提出仲裁事项,其实质是南海部分岛礁领土主权问题,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称《公约》)的主理范畴。于是,南海“临时仲裁庭"无权干涉中国南海的主权。但是,日本安倍晋三的马前卒柳井俊二操纵的南海“临时仲裁庭",故意模糊、迴避岛与岛屿主权的归属问题,通过否定南海九段线(过去称十一短线)的历史性、公正性、合法性和人民性。从而否定了中国人民行使九段线以内岛与岛屿的主权。这不仅迎合和满足了菲律宾等南海周边国家野蛮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野心家的要求,而且,这也是对《公约》不判断主权归属的赤裸裸的违反。美国、日本怂恿的柳井“庭长",其狼心狗肺,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众所周知,在南沙群岛上,有一个最大的岛,中国古代渔民称它为黄山马,今天称为太平岛。这个岛是秦汉时期,中国人民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开发、最早管辖的岛。经考古资料证明,秦汉时期,中国渔民已在岛上定居、挖井,捕捞鱼类、贝类。特别是唐代以后,从海南岛琼海潭门港和文昌清澜港等地,去黄山马岛屿过渔牧生活的中国海南渔民。他们冬天去捕捞,春天或夏天回来家乡,如此遁环,历代如此,从未间断。中国历代渔民,在太平岛上,造房子、挖井、植树、种草、造林、养家畜、家禽,过着渔牧生活,其乐无穷。渔民们把中沙、南沙群岛珍贵海产品运回海南岛和广州等进行贸易。比如,珍贵的砗磲贝类等,就很受人们喜爱。唐代南方的民间艺人,看中了闪闪发光的砗磲贝壳,可作工艺品。于是,就将它和南方出产的紫檀木(木质坚硬不腐,有香味,仅产于南海北岸),制作了螺钿紫檀五弦琵琶等乐器,很受音乐爱好者欢迎,畅销到唐朝长安等地。据2016年6月,央视中文国际频道“国宝档案"栏目主持人任志宏先生讲述:据上海复旦大学韩昇教授介绍,中国唐代生产的螺钿紫檀五弦琵琶,今珍藏于日本一家博物馆里,是全球唯一的珍品,价值连城。据韩昇教授说,这闪闪发光的螺贝,就来自于中国南海的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一带。这一珍贵的螺钿紫檀五弦琵琶的出现,说明中国渔民早在唐代就生活于太平岛一带捕捞。如果不是中国渔民生活在南沙群岛的太平岛等地,捕捞砗磲,就没有闪闪发光的砗磲贝壳了。因为,在亚洲,只有中国的南沙与中沙群岛,以及印度洋出产砗磲。今天,在海南琼海市潭镇上的店铺里,不是也有闪闪发光的贝类工艺品吗?是的。这些贝类,都来自南沙群岛,尤其是,来自中沙群岛的黄岩岛。历史印证,黄山马(太平岛)是宜人居住的岛,不是礁。今天,太平岛上活生生的事实,也证明了太平岛是岛,不是礁。

 

据海南省《琼海县志》和《文昌县志》等记载,海南琼海和文昌一带的村民和渔民从唐代起,就陆续有人向东南亚的占城(今越南)、印尼、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地移民。因为,这些渔民长期生活于太平岛一带,经常把海产品运往上述地区进行贸易。他们熟悉当地的环境、风俗、人情,同当地的人民交朋友,于是,有些渔民便向当地移民。由于海南当地有渔民移民海外,因此,也带动了历代当地村民的移民。迄今,琼海、文昌和万宁等地,大约有200万以上的华人和华侨在海外。

 

综合上述,说明中国南海南沙群岛的太平岛是宜人居住的岛。那末为什麽以美国、日本和菲律宾炮制的所谓南海“临时仲裁庭"却把岛说成礁呢?把鹿说成马呢?这就是像柬埔寨首相洪森所说的,他们是“以政治而不是以法治";他们是披着法律的外衣,演的是政治的闹剧、丑剧;也正像台湾渔民所说的,日本政客柳井操纵的“临时仲裁庭"把岛说成礁,其目的,就是否定太平岛以外200海里的经济区域不是中国的领土,而是菲律宾的领土,以后,中国渔民就不能到那里捕鱼了。这就是明目张胆地侵略中国领土主权的行为!2016年7月24日,台湾四艘渔船抵达太平岛宣布主权,严重抗议美国和日本幕后操纵的、柳井搭建的“草台班子"(“临时仲裁庭")的侵权行为。令人遗憾的是,今日台湾当权者蔡英文,为了投好、依靠美国和日本,竟然提出要将太平岛变成人类的“救援"中心,向美国和日本开放,让美国和日本的军队进驻太平岛,出卖太平岛,同台湾人民和中国大陆人民对抗。太平岛是中华民族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宝地。两岸人民,决不会让蔡英文出卖太平岛!

 

重拳卫海疆 握好利器迎敌

 

美国要在全球称霸的野心不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苏进行冷战,搞垮了前苏联。现在,美国又把俄罗斯和中国作为眼中钉,处处企图扼杀俄罗斯和中国。今天,美国采取什麽手段扼杀中国呢?采取外交、军事和舆论三方面攻击中国。在外交方面,到处拉帮结派,搞两面三刀,利用各种国际会议,攻击中国。比如,2016年7月24日东盟29届外长会议,美日澳三国外长在老挝又勾结一起,在东盟干尽挑拨离间之事,拿南海仲裁案,施压中国;在舆论方,制造中国威胁论,以便在国内要更多的钱,制造更多武器,进行军售;在军事方面,搞军事同盟,利用日本、韩国、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国的领土做军事据地。最近,美国,又拉拢台湾当权者蔡英文,向她出卖武器,对抗中国大陆。2016年7月中旬,美韩通过决议,在韩国的星州郡布置萨德防空武器,探测中国和俄罗斯的军事情报,企图扼杀中国和俄罗斯。从2016年以来,美国的军舰和飞机,不断地到中国的南海来进行军事挑衅,咄咄逼人。对此,中国并不示弱,拿出最锐利的武器迎敌。中国有位军事家说得好:美国是老虎,中国要是绵羊,它马上把你吃掉;你要是武松,拿着棍子站在那里,它就不敢把你吃掉了。

 

美国的军事家也读中国的《孙子兵法》,懂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最近,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查理森来中国访问,意在探测“彼"(我国)的军事实力和军队的意志。我国海军司令吴胜利接待了约翰·查理森一行。查理森一行,并参观了我军辽宁舰航母和我潜艇学院。吴胜利海军司令并严肃地向约翰·查理森一行,宣布了中国军队五个“绝不会":绝不会牺牲南海主权权益;绝不会惧怕任何军挑衅;绝不会让南沙岛礁建设半途而废;绝不会放松警惕而不设防;绝不会放弃和平解决南海的努力。这就表明了中国军队和人民对待中国南海的立场和维护中国南海领土主权的坚强决心。泰山移,中国捍卫南海主权权益的决心不移!

 

针对美国不断增兵南海,增兵日本军事据地。中国除了在南海继续进行岛礁建设,已根据联合国的要求,建立起很多有利于国际空中航行、航海安全的措施,比如已建成了五座灯塔,为海上航行的货船和渔船,提供了指路明灯;已建成了几座飞机场,适合民用和军用:和平时,民用;战时,军用。关于岛礁的建设,不会因为南海的所谓仲裁案停止,该做什麽,就继续做。中国三大海军舰队齐上阵。海、陆、空军力都不断地增强,新的战舰、战船、战机、战炮,不断地投入试用、使用,形成、提升和加强了海、陆、空军的立体战斗力,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比如,2016年7月23日,在珠海,投入试用的水陆两栖飞机Ag600,可用于海上救援、海上运输、森林防火、灭火、海上反潜和对空作战斗。其性能是速度快,从三亚到南海最南端的曾母暗沙2000多公里,只要3小时,就可到达;另外,它载量大,一次,可救援50个伤员;它是捍卫南海主权的重器之一。还有最近投入使用的东风–16,被国内外媒体称为是最新的航母杀手锏,如果美国航母敢于打第一枪,那末东风–16,就让它“痛不欲生"。最近,我国东海、黄海、北海和南海的各种战机频繁出动,进行实弹演练,发射了数百枚雷弹,百发百中,锤炼了战力,以确保,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据新华社报道,6月25日,我国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成功发射了长征七号运载火箭,说明我国的航天科学技术又向前迈进了一步。据媒体报道,美国对长征七号的发射很害怕,为什麽?据专家说,目前,美国的一些太空技术,就远比不上中国的太空技术强。长征七号所携带的一种“武器",可以进入敌方卫星的轨道,将敌方的卫星俘虏或捣毁。这样,敌方地面上的指挥系统,就成了瞎子、聋子、哑子。因此,美国的军事指挥系统就失灵了。美国人知道中国长征七号如此厉害,就感到不寒而栗了。据专家说,长征七号还携带了另一种杀手锏,如果敌人向我施暴,只要我方发号施令,它就按我方指令,砸向地面上某一目标,那目标,马上就回到“石器"时代了。这样,美国的强权者,恐怕就不敢在南海上打第一枪了。只要美国霸权军队不打第一枪,南海就会有和平了。

 

如何解决南海争端问题,中国政府的一贯主张,就是“双轨制",就是当事国根据历史、国际法律,面对面谈判,反对把南海问题国际化、复杂化,这符合《联合国宪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符合所有国际法律。公平自在人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国关于南海的主张,已得到全球90多个国家和政党支持。中国在南海的斗争,是一场正义与非正义的斗争,中国的正义斗争,一定胜利!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是南海的域外国家,请域外国家止步,否则,必然失败!遗臭万年!

很抱歉,此文章关闭留言

联系方式

  • 电话:020-84111995
  • 传真:020-84036565
  • 地址:广州市新港西路135号
  • 邮编:510275

友情链接

技术支持

Plugin creado por AcIDc00L: bundles
Plugin Modo Mantenimiento patrocinado por: seo valencia